你现在的位置: 旅游天地 - 我与土楼 - 怀望“土楼长城”
怀望“土楼长城”
 
我与土楼  加入时间:2009年1月20日  作者:江文明 来源:今日永定杂志09第1期  
     “土楼长城”是福建省文化历史名镇——湖坑镇“南溪土楼群”的美誉。南溪地形狭长,两旁山峦对峙,连绵起伏,从与平和芦溪的接壤处一直逶迤而行至湖坑集镇,长达数十公里。两山之间,一条并不宽阔的柏油公路,将南溪的几个村庄紧紧连在一起。俯瞰南溪,它就像绵延万里的长城,几百座形状各异的土楼点缀其间,形成巍峨壮观的“土楼长城”胜景。
  走在南溪不平而光滑的青石路上,一切已不再安静。曾经躺在屋檐下的那只黑狗,舒展着可爱的爪子,恬然睡在青石板上,眼睛半眯半闭,一脸惬意,而今却没有了惯常的姿势安然入梦,因为游客轻慢的脚步常常会把它惊扰。
  南溪山青青翠翠,随处可见拱桥绿竹。一条十多米宽的溪流安静地穿村而过。溪流湍急清澈,以它源源不断的清水,滋育了南溪一万多人。土楼就在溪畔,楼门临水,屋后靠山。那座闻名世界的衍香楼就蹲在溪岸。史书记载,衍香楼为火焚后重建,居住此楼中举登科者比比皆是,真可谓“浴火重生”。全楼造型别致,诗书雅韵,处处展现客家人的聪明才智,吸引着万千中外游客。  
  看过了许多历史文化名镇,有的古朴世俗,有的繁华喧闹。湖坑的内涵并非一两句话所能形容得了的。就以南溪而言,一条条窄窄的青石古道,一道道弯弯的石拱桥,一座座大小不等的土楼,一畴畴或青绿或金黄的梯田,都让你感到震撼。住在土楼,打开窗户就能看到袅袅升腾的炊烟,悄悄流淌的溪水,欢然嬉戏的鹅鸭,以及提着一篮篮新鲜蔬菜回户的村妇。不远处,一身赤铜色的庄稼汉子挑着沉甸甸的谷子,哼哟哼哟地晃荡着收成的喜悦。屋檐下钻进墙窟做巢的麻雀,一会儿飞出,一会儿溜进,唧唧喳喳的,把土楼的喧闹扬了个遍。
      月亮升起的时候,南溪完全是一番截然不同的样子。走在溪畔,随时可见一个个愣头青举着一根鱼竿,悠闲的吸着烟,两眼注视着水面的浮标。月光把村庄的宁静打破,连狗儿都出来夜游,不时响起节奏极强的吠声。浓烈的酒香袭入鼻孔,一缕一缕的,仿佛让人看见几个农人正在土楼内赤着背脊兴奋地猜拳行令,难怪著名歌手张也在面对磅礴的土楼时,会激情满怀地高歌那支《酒歌酒娘》,将一幅幅美丽而动人的画卷徐徐展开给人们。
  面对神奇而众多的土楼,著名学者余秋雨情不自禁地赞叹:南溪土楼就像文人墨客留下的翰墨丹青,一座座土楼就是客家深邃文化的历史见证。站在衍香楼前,望着那颜色古旧又遭虫蚀的木板,凝视那镶嵌楼门两边的对联,余秋雨的眼神迷离了……
  衍香楼曾经是晴耕雨读的“书院”。徜徉在楼内的碎石小路上,耳朵里仿佛还有琅琅的书声。一位陪同余教授前来游览的客人,神秘兮兮的对众人说:“我感觉已经被浓浓的书卷气包围。有个长者附在耳边对我说,这是一个充满诗书气息、翰林墨香的地方。”
  “土楼长城”转也转不完,眼光游移处,一叶木船从一座石桥下快速地穿过去,挥篙的中年人朝着一群正在水里打水仗的孩子吆喝。一个村妇仔细地撕开自家腌制的“酸菜”,又把它放进水里漂洗,才洗一会,就有几只小手伸到她跟前对她说,给我一截酸菜尝尝。那个村妇对他们嫣然一笑,撕下一片片酸菜梗递给小手们。得到满足的小孩子接过酸菜,一把塞进嘴巴,然后又扑通扑通地跳进水里,把水花全溅在她的脸上。
  怀望南溪,让我亲切感受到了岁月流转的力量,它改变了“土楼长城”的容颜。成为世界文化遗产后,南溪土楼的酣梦,注定会被一拨又一拨的游人轻快的脚步惊醒。

 
上一条:也说圆楼之根在永定
下一条:从文化探讨土楼之根

·怀望“土楼长城”

 发表,查看评论  打印本页


R图片新闻

R推荐新闻